《给我一个道歉》:政治敏感该怎处理呢? - 新新电影

《给我一个道歉》:政治敏感该怎处理呢?

来源:[db:来源]人气:970更新:2021-07-30 19:52:57

港产片《中英街 1 号》试闯六七暴动政治禁忌,反思 21 世纪青年社运,结果眼高手低,大叔强烈建议这位还在教电影的大师,最少看一次黎巴嫩剧情片《给我一个道歉》,学习如何运用电影语言说故事。

这部黎巴嫩首次入围奥斯卡最佳外语片最后五强的小品,当中提及的是段血淋淋的种族冲突,还有至今仍未化解的内部矛盾。故事涉及巴勒斯坦难民与黎巴嫩的内战,处理稍一不慎就会出事。

故事由黎巴嫩籍的车房老闆东尼,和本身为巴基斯坦难民的建筑工头叶瑟之间的一件小事开始。叶瑟好心帮东尼家外违章的排水口驳水管,东尼无情地打烂,叶瑟以粗口回应,就是这么回事。东尼追究到底,不论老婆劝交,或叶瑟老闆出面求和也无补于事。叶瑟唯有沉住气硬着头皮道歉,怎料东尼看过电视重播以色列前总理沙龙的讲话后突然「上头」,辱骂像对方一样的巴基斯坦难民应被灭族;叶瑟以拳头回应,终于二人对簿公堂,东尼坚持要得到一个道歉。

说到这里,你该同情可怜的叶瑟吧?剧情发展慢慢铺排导引,暴躁的东尼先是蛮不讲理,在法庭初审时拒绝再说骂叶瑟的话,被法官教训兼败诉,其后找上知名右翼大状帮忙,彷彿是反派;叶瑟先主动自首,一人做事一人当,加上弱势难民光环和好心的设定,还有那位找上门帮他的人权律师,观众很容易对他投以同情之心,把他当成正派。

但电影语言并非这样处理。画面在颜色或运镜没有刻意将东尼塑造成坏人,反之他造了恶梦,深宵失眠,有屈难伸。

紧随是东尼上诉,官司变成全国性事件,东尼的「劣行」被民众批评,被当成极端右翼,有人更乘机搞事酿成冲突。矛盾随事件逐步被披露推至最高点,连总统也不得不出马调停二人,但不得要领。东尼还是坚持要叶瑟的一句道歉。

港产片《中英街 1 号》试闯六七暴动政治禁忌,反思 21 世纪青年社运,结果眼高手低,大叔强烈建议这位还在教电影的大师,最少看一次黎巴嫩剧情片《给我一个道歉》,学习如何运用电影语言说故事。

电影去到最后三十分钟终于出现大逆转,东尼的身世被代表公师公开,原来他是 1976 年巴勒斯坦恐怖分子大屠杀下的生还者。因他的遭遇,亦埋下对巴勒斯坦人的仇恨;他看似欺压别人,实情和叶瑟一样弱小,更糟的是其惨痛经历,甚至被所相信的政党遗忘。他受的这两拳,又是该承受的吗?

至此,叶瑟和其代表律师也无言,于是,他就以另一种方法令东尼得到他所求的道歉,至于是甚么,请入场观看了解。

你以为是一场强对弱,左对右,人道主义和本土利益之间的冲突吗?都错了,两人各自活在仇恨的阴影下,没有谁比谁高尚。

最后,画面也变得明亮,加上充满活力的配乐,东尼(或他代表的黎巴嫩人)的历史伤痕公诸于世,也被大众所理解,纳闷随即一扫而空。假设的正反立场是非对错也被一次过打倒,因为大家都承受战争与冲突遗留的阵痛。亦只有这样,才有令伤口复原,继续往前走的基础。

港产片《中英街 1 号》试闯六七暴动政治禁忌,反思 21 世纪青年社运,结果眼高手低,大叔强烈建议这位还在教电影的大师,最少看一次黎巴嫩剧情片《给我一个道歉》,学习如何运用电影语言说故事。

其实再细心一点留意的话,也看得出导演在角色设计上,已将东尼说成叶瑟是一样的「好人」,有和好的基础。例如,前者偏好德国汽车零件,后者偏爱德国建筑机器,两人同因对品质的追求厌恶中国货。而叶瑟在庭上说出其偏好时,东尼更在后面点点头,如此精细的表情设计,是真正的用画面说故事。 其次,叶瑟主动修东尼的水喉,东尼亦在叶瑟的车坏掉时主动伸出援手。最后,二人同样对家人和下属尽责。将他们并行比较,差别就只在于种族而已。

故事的呈现上,导演没有刻意卖弄黑白调色,也没过分精巧运镜,反之是用常见的法庭戏处理之,纯粹靠对白和演技带起观众情绪。字里行间,也可令观众反思,活在偏听的主流下,被「塑造」成的弱小陈列在媒体上,那其他受伤害的个体会受到该有的关注吗?我们就如初审的法官,或帮助叶瑟的人权律师一样,一开始就被「弱势」的光环所蒙蔽了。

只能说,唯有正视历史,才能去说历史的故事。

港产片《中英街 1 号》试闯六七暴动政治禁忌,反思 21 世纪青年社运,结果眼高手低,大叔强烈建议这位还在教电影的大师,最少看一次黎巴嫩剧情片《给我一个道歉》,学习如何运用电影语言说故事。

最新资讯

免责声明:本站所有内容都是靠程序在互联网上自动搜集而来,仅供测试和学习交流。若侵犯了您的权益,请即时发邮件通知站长。

Copyright © 2016-2020

统计代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