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血观音》:女人的江湖电影 - 新新电影

《血观音》:女人的江湖电影

来源:[db:来源]人气:952更新:2021-07-30 20:02:47

《血观音》不是一齣容易看懂的电影,尤其如果对九十年代台湾的政治半点也不了解。但搞不懂那些複杂的行贿受贿欺诈也不打紧,因为单看三位演员的表现也值回票价。

看《血观音》很有一种读旧式小说的感觉,尤其是一开场。导演由一对说书人带出故事,边说边唱,将观众带到一个遥远的国度(其实距离现在只是二十多年左右,说不上古代)。然后开场不久那个宴请王夫人的大型饭局,介绍所有主要角色出场,各人之间的对白全部有暗示,又用临时将自助餐改成中菜显示各人的权力分布,在在都是传统小说的铺陈手法。观众稍一不留神,就会走漏了某些重要角色,影响之后对电影的理解。

《血观音》不是一齣容易看懂的电影,尤其如果对九十年代台湾的政治半点也不了解。但搞不懂那些複杂的行贿受贿欺诈也不打紧,因为单看三位演员的表现也值回票价。

女人主导的江湖

当看完《血观音》步出电影院一刻,跟我一起看电影的朋友说,「台湾电影真有创意,我以前都没看过这样的电影。」我连连点头称是。但几分钟后,我回心一想,《血观音》的故事真的很有创意吗?讲官商勾结,黑吃黑,发展村郊,炒卖原住民地皮,这些我们的《窃听风云》也拍过呀,《血观音》到底有何独特之处,会令人有「没有看过这样的电影」的感觉?

电影最特别之处是将所有重要情节和行动放在女角色身上,简单一句,《血观音》是女人的江湖片。它不是从女性视角出发,说女人怎样看江湖的腥风血雨。也不是《古惑仔情义篇之洪兴十三妹》,简简单单「女人都可以做黑帮老大」(而且吴君如饰演的十三妹很男性化)。《血观音》让你看一个女人的江湖,在这场斗争中,出手的、做决策的、最后胜利的,全都是女人,而且她们是很女性化的女人,是妈妈,是女儿,是夫人。可她们争夺的不是男人(至少不只是男人),而是一向以来在电影世界中由男人争夺的名利和权力。

《血观音》不是一齣容易看懂的电影,尤其如果对九十年代台湾的政治半点也不了解。但搞不懂那些複杂的行贿受贿欺诈也不打紧,因为单看三位演员的表现也值回票价。

超水準的女演员,风格化的惠英红

既然《血观音》完全是女性主导,女演员的表现对电影的成绩尤为重要。可幸,电影中所有女演员的表现都异常出色。不只棠家三母女惠英红、吴可熙和文淇,其他配角如演翩翩的温贞菱、演密斯张的陈珮骐(有看过《报告老师!怪怪怪怪物!》应该会同意我说变脸是陈珮骐其中一个绝技)和演议员夫人的大久保麻梨子,全部演技精湛。就是只在电影开始和完结前出现,演成年棠真的柯佳嬿,一两个眼神也透出那种无爱的心寒,带出电影主题,起了画龙点睛之效。

反而是影后惠英红的演出,可能我也是一名典型的香港观众,最初是有丁丁点的失望,因为好像有点样板化,有点假。曾跟某位影评人谈过,我们都觉得香港观众特别喜欢生活化,不过火的演出。我们总觉得高层次的演技是收多过放,例如林家栋在《树大招风》中的冷峻,基本上是一致好评,拿影帝实至名归。但演戏其实不只生活化一条路,只是香港观众一般不喜欢太风格化的演出,很容易觉得风格化等同样板化或过火。

回心想想,棠夫人是一个一生都在人前人后戴面具换面具的人,她的生活就是假装,一举手一投足都计算过,她的真实生活可能就已经很风格化。(例如我们有时会打趣说,不知谢霆锋一个人在家上厕所是否也 chok 住上。)然后我再读到导演杨雅喆的访问,他说惠英红在神枱前跪下唸往生咒一段令他震撼。这段戏,没有对白解释情绪,也没有任何动作,惠英红能单靠脸部表情表达内心不断变化的情绪,他说这是很高端的演出。这样一想,我又明白多一点,为何惠英红能凭《血观音》多拿一枚影后奖座了。

《血观音》不是一齣容易看懂的电影,尤其如果对九十年代台湾的政治半点也不了解。但搞不懂那些複杂的行贿受贿欺诈也不打紧,因为单看三位演员的表现也值回票价。

最新资讯

免责声明:本站所有内容都是靠程序在互联网上自动搜集而来,仅供测试和学习交流。若侵犯了您的权益,请即时发邮件通知站长。

Copyright © 2016-2020

统计代码